不只“红颜”与“江山”,古风音乐里有00后的时代

2018年05月15日 11:56   来源:北京青年报
古风音乐人董真巡演现场。   中国人民大学会计专业学生蓓蓓发现,古风音乐总是会不时闯入自己的生活:高一时看了网络小说《九州缥缈录》,随后在贴吧发现一首古风“同人”歌曲;高二分班后,所在文科班整个班都在唱《第三十八年夏至》(出自古风音乐人河图专辑《风起天阑》——记者注);上了大学,看一部讲民乐团的电影《闪光少女》,剧中人物演奏了《权御天下》,“我小学时学过二胡,这首曲子我试着拉过”。   就这样,蓓蓓一步一步跌入了古风音乐的坑。   什么是古风音乐,没有人给出权威定义,但大致的特点可以归纳为:歌词古典雅致、宛如诗词歌赋,曲调唯美,注重旋律,多用民族乐器。古风音乐从诞生之初,就与二次元、“同人”文化(粉丝以原著的设定和人物进行创作——记者注)有着密切关系,B站、5sing、网易云音乐等,是其经常出没的地盘。   古风音乐的主要拥趸是95后和00后,这一代人是网络原住民,他们在中华传统文化和二次元流行之间,找到了一个奇妙的契合点。   粉丝:在课桌上抄歌词,换一轮座位发现还有同学补了两句   古风音乐大致出现于2005年,最早的音乐活动是活跃于分贝网的古风填词和《仙剑奇侠传》游戏论坛的填词翻唱。  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学生子涵从高中起喜欢古风音乐,“当时我挺‘中二’的,把一首《倾尽天下》的歌词抄到了课桌上。那种木头桌子,圆珠笔写在上面,不擦笔迹不会掉。后来换了一轮座位,我又换到了那张桌子,发现歌词居然还在,还有同学补了两句”。   北京大学中文系学生陈芳荣从小跟奶奶听戏,当她发现古风音乐里也有“戏腔”时就很喜欢。2016年,“心时纪”演唱会在北京鸟巢举办,这是古风从二次元走向三次元的一次最大规模集合,陈芳荣特地跑去做了志愿者。   华中科技大学学生邹志盛最初接触古风音乐,是因为一个乔振宇和严宽的“同人”视频,背景音乐是河图的《倾尽天下》,“finale(作词人,古风音乐团体墨明棋妙成员——记者注)的词真好,真是古风音乐界的方文山”。   “古风音乐比较小众,是因为用了很多传统文化中的意象,人们理解起来有难度。但现在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《经典咏流传》会火,证明大家能欣赏这方面的东西。”邹志盛说,“古风在某种程度上类似民谣,之前民谣也小众,《南山南》火了以后,带动了整个民谣,古风现在缺少这样一个契机,缺少一个现象级的人或作品。”   在蓓蓓看来,听古风音乐,特别有民族自豪感:“有一首叫做《礼仪之邦》:‘子曰礼尚往来,举案齐眉至鬓白,吾老人幼皆亲爱,扫径迎客蓬门开。’还有《万神纪》,讲的是《封神榜》的故事:‘焉有火光,取星辰之辉来耀四方;尝百草,也豪饮大泽河渭汤汤;斩断鳌足,立天柱万仞以正玄黄;如今它,仍旧是我挺直的脊梁’。”   蓓蓓说:“如果创作者真心做古风,我愿意为之埋单。就是担心有人故意蹭热点。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古风,什么是中华文化,什么是积淀到我们血脉里的东西,就随意消费你对古风音乐的爱。”
[责任编辑:石涛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