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新源 | 杏花随笔

2018年03月10日 15:40   来源:新源零距离
  对于杏花,原本在脑海中的记忆全部来自于故乡,那个与萨哈隔河相对的小连队,那里的气候比较凉,春天来的也较晚些,四月里,漫山遍野的杏花仿佛赴约一般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里竞相绽放,引得我们这些山沟里的野孩子们兴奋地奔上山去,又立刻停下来,细细打量,总会发现几枝中意的花枝,各自采撷,急急下山,跑回家,找来装满山泉水的瓶子,小心插摆着,而又殷切地盼望家人的归来,听到赞美声,那心里真叫一个美啊。
  故乡是在东南环绕的山角下,山上各类树木错落有致,杏花开时,其他的树也才刚绿,粉白的杏花在微绿的世界里独占鳌头,恰似一位清纯的少女不经意间露出了曼妙身姿。而在杏树沟里,少了陪衬,也就少了羞却,少女们竟然毫无顾忌地齐聚一地,各显风姿,一片风情!
  这几天,看到的,听到的,都是关于杏花的那些事,我也参加了那拉提杏花节万人徒步活动,来自于图片的美景即将通过自己的脚步得到印证,心情竟然有了一丝激动,当出发的号令响起,左呼右唤,向着吐尔根杏花沟快步走去。
  山山沟里,山坡间,粉白花朵成了主角,而长龙般弯蜒而上的人流却成了配角,人们无论散开还是聚合,亮丽还是清雅,在这里,只能是点缀,杏顶上,花的大美无可替代。
  我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,站在山坡上,找一个好的角度,就那么望去,远远近近,白白粉粉,满眼满心都是花,不由的,我想起了30多年前那些关于杏花的记忆,故乡的杏花是万绿丛中的一抹亮丽,而这里的花海却是那么的纯粹而简单,绚烂而大气。
  这里一簇簇,那里却一枝独秀,又或两两相依,三五成群,孤独但不寂寞,相伴却不庸俗,在渐绿的草地上上演着华丽的篇章。远处山脊上,一行杏树整齐地排列着,让我想起了沙漠中的驼铃。此刻,在我眼里,即看到了美丽,也领悟了坚忍,一句话总是萦绕心头,即:简单也是一种美丽。
  关于杏花,好像有许多的印象,但都是零星点点的,走在路上,无意间望去,别家庭院里,一树的杏花,引得路人不由地多看几眼。前几年,杏花开放的日子,我总会到西环路上走一回,路边一排杏花,在初春的季节,为单调的大地带来了生机。如今,单位搬到了新城区,上班就要路过那排杏林,每每路过,我都会看看,从花苞到盛开,一一见证,杏花的花期很短,长期积攒的力量只为绽放那一刻!
[责任编辑:权治华 ]